高手之间的对决

 1-151215010414219.jpg

胜负只在一念间。

明朝末年的江南地区围棋之风盛行,人人都因会围棋而骄傲自豪。

自大明围棋三人组与日本围棋三人组比赛结束之后,日本围棋三人组了解了围棋的真谛在于黑白二子就如世间万物,相辅相成。唯有和谐才能恒久不衰。围棋,绝不是争输赢的游戏之后便回日本去了。之后大明旗坛便恢复到原来的宁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又似乎变了什么。日子如白开水似的过着,安静而和谐,让人不舍得打扰。

五年之后的阳春三月,江南已是春花烂漫,绿树葱茏。往来于这春意盎然中的人们,尽情享受着太平盛世的安乐祥和。然而,宁静的背后未必宁静。不甘落于人后的棋鬼王又重回到了天轩棋馆想要与江流儿在一决胜负。在凌云寺的江流儿也因无人与之相敌而出寺,毕竟高手都是寂寞的。正是由于这样的契机他们二人在五年之后再一次相聚到天轩棋馆。                                                          

江流儿刚迈进天轩棋馆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死小子,老子才是天下第一,我一定会让江流儿给我倒洗脚水的”只见棋鬼王左手指着那个对手右手挠着头,右脚踩在板凳上。突然电光火石之间,棋鬼王向门口望去。只见江流儿一副温文如玉的模样,一头乌黑的长发垂直的披散在肩上。每当看见江流儿的头发时,棋鬼王总有种将他的头发弄乱的冲动。因为自己的头发总是像鸡窝似的向上翘起,不论怎样梳理总是无用功,而这也是他屡屡被江流儿嘲笑的原因。须臾之后,江流儿与棋鬼王一同说道:“五年不见,我们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与此同时,江流儿与棋鬼王要在三日后对决的消息已传到了大街小巷。

三日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们二人在这三天时间里紧急备战着,都不想输给对方。这不仅是棋圣之争,也是他们双方表现自己的棋艺有所突破的一战。但因双方都是五年前闻名的围棋之星,这场比赛便吸引了千千万万的围棋热爱者的眼球。

三日后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青草上的颗颗露珠还没有蒸发,空气中,淡淡的花香和青草香交错夹杂的弥漫着。在树上筑巢的鸟儿,似乎也被缕缕阳光弄醒了,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好像是在抱怨太阳打扰了它们的美梦,又像是在对打破黑暗的阳光赞赏。这时江流儿与棋鬼王已整装待发了,他们俩来到天轩棋馆后却发现那里已经人满为患了。棋鬼王大喊一声:“给小爷我让一下,别挡着小爷当天下第一围棋手的脚步”而江流儿只是淡雅的笑了笑便跟在棋鬼王身后朝馆内走去。走进去之后便发现棋盘已经摆好,真是万事具备只欠俩人。

江流儿与棋鬼王同时坐到相应的座位后便开始在思索着布局了。如果说方百花的布局是绝无仅有的;黑木的布局是奥妙无穷的。那么江流儿的布局是严谨精密的,一如他的人一样严谨而随和。至于棋鬼王的布局吗?就是毫无章法,就像他的人一样机灵鬼怪。

棋枰两端的人已经就位。江流儿端端正正的坐着,挺直如松。棋鬼王则是一如既往的蹲在椅子上,十分随意。棋局开始之后,首先做的是猜先。当棋鬼王猜中时,他选择执白。第一步棋,习惯性的星位。两人各自占据四角。接下来的一步,仍是不出意外,棋鬼王率先小目挂边。整个棋馆安静极了,似乎连呼吸都被压抑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举手投足间,无法移开半分。自落下第一枚棋子开始,棋枰上空仿佛萦绕着两股无形的气流,相互撞击,厮杀。

两人出手如电,转眼间便下了几十手。以目前形式来看,棋鬼王手段强硬,多处占地。再看江流儿,黑子插,入敌腹,形成劈开之势。

两人的眼里皆燃起熊熊火焰,落子之间,拒不相让。第六十八手,白子尖。黑子应,跳。若说十九道纵横如整个天际,那其上的黑白二子,便如满天星辰。看似毫无规律可言,实则此消彼长,各自为阵。小小的议论声,从棋馆外处传来,连李慕清等三位棋界前辈都已坐立不住,或是暗暗思量,或是讨论几句,企图跟上两人的节奏。而正在下棋的两人,丝毫都没有被外界的一切所干扰。他们早已进入到围棋的世界里,眼里心里只剩下黑白二子。七十手过后,棋鬼王动了。两指之间的棋子夹杂着毁天灭地之势,断黑棋后路。白子落在棋枰上的一瞬间,鬼气凛然,游走在黑棋之间,似要将其套牢,困死腹中。“鬼棋定式。”人群里,不知是谁吼了一声,顿时一片哗然。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这盘棋,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啊!原本还算平静的僵持局面,因棋鬼王的一子变得无法调和。黑白的世界里,掀起一片血雨腥风。江流儿不再只守不攻。他一连落下数子,接受了棋鬼样的挑衅。两人开始正面拼杀,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互相抵制,丝毫不让。又落下数子,江流儿意图趁乱打劫,棋鬼王却突然改变策略,转攻为守,得让且让。一计失败,江流儿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暗暗吃惊,五年不见,棋鬼王的鬼棋定式运用的更加自如了,不但如此,他还将天魔大化和天地大同的优点融入其中,使之更加强大。

惊叹之余,江流儿也不忘反攻。一手反夹,挣脱白子的禁锢,继续向他腹地打入。江流儿的意图明显,他要开始屠龙了。这一步有极大的风险,成则棋鬼王的阵地尽失,败则再无翻身的余地。天地大同无声无息的展开,如一道射入十八层地狱中的佛光,虽然细微,却在无形中将弥漫的鬼气消逝殆尽。为此,江流儿牺牲了大片疆土,作为诱饵。果然,棋鬼王上当了,他把主要阵地转到了江流儿的堡垒上。想要一口气吞下他的主力。但是,他忽视了江流儿遗弃的一小股势力。当他在前方争夺之际,他的后方也渐渐被其侵入,与最初插入腹地的黑子会合。两方阵地同时易主。乍然看去,两方旗鼓相当。棋鬼王惊觉上当,他没有想到,一度持续的优势被江流儿瞬间扭转。但这一转变并未使棋鬼王手忙脚乱,通过精密的计算后,棋鬼王手执白子,毫不犹豫的落下一子。局势又有稍微的改变。

或许按这样的局势在下四五十下便可分出胜者。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五年前,棋鬼王因想在棋圣争夺赛上打败江流儿,而被雷凌云陷害误食了脑神丸。虽然经过五年的修养,头痛有一定的减缓但并未根治,现在棋鬼王的头痛症又犯了。在这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刻,一脸淡然的是棋鬼王,而江流儿却变得分外纠结。可以说最了解自己的不是自己本身而是自己的敌人。棋鬼王一有异样,江流儿便发现了他的“症结”。所有人都知道一场棋局除非弃权否则不会结束。江流儿陷入了两难之中,他想赢棋鬼王。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赢棋鬼王是轻而易举的并且不犯规。除了当事人谁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哪刹那之间江流儿犹豫了,成为棋圣并卫冕棋圣之位是每个围棋爱好者都渴望做到的。然而,就在这一念之间,江流儿想起师傅的谆谆教诲;百花的善良纯真;黑木的相知相惜以及棋鬼王对围棋的热爱和想要得到世人认同的心愿。他在一次迟疑了。在这须臾之间,人群中已经沸腾了,因双方的迟疑不定而沸腾。而此时江流儿便决定了怎样做。他无比镇定的走向裁判要求休盘来日再战。他的提议让人群愤怒,但又无话可说,因为棋圣可以因无法言说的理由儿而要求休盘。即使在愤怒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棋圣的权利。之后棋鬼王问他为何这样做,江流儿淡定的说:“我想要堂堂正正的赢你,让世人知道棋圣的尊严。”棋鬼王楞了,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下棋是为

了征服对手的,在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接着棋鬼王桀骜不驯的说:“输赢还不一定呢,我们三日之后再战”

三日之后的棋局胜负如何,无人知晓。唯一知道的是江流儿仍是大明棋圣,在他的有生之年将围棋发扬光大并让世界知道中国的围棋博大精深。至于棋鬼王或许被人遗忘了,或许是隐姓埋名了。但无人否认在江流儿的一生中,一直有一个强大的对手。他们俩如高山流水般相互服持,直至生命的尽头。

或许在那一念之间胜负真的不重要,但在那一念之间抛弃了世俗中的荣华富贵的又有几人呢?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赢网)及本页链接。
相关文章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